“你们敢动老师,我们就去上访!”,家长偷偷“组团”补课为哪般?

作者:佚名  时间:2018/5/15 15:12:29  来源:果博东方  人气:
  随着课外辅导热愈演愈烈,“公办省钱,民办省心”的传统模式崩盘,攒课、请假、逆托管等新现象频出。
  光环褪去的公办学校,如何满足日益多元化的需求?
  编者按
  互相担保请求“攒班”
  记者近日在采访中听到了这样一件怪事:
  江苏一家公办学校的家长们要求老师给孩子补课,既不能让老师白干活,又不能给老师惹麻烦,家长们想出了一个“好办法”:由家长委员会找场地、看场地,并组织收费,然后将补课费“捐赠”给老师个人。
  然而纸包不住火,被举报发现后,老师和学校面临处罚。家长们情绪激动地表示:“你们敢动老师,我们就去上访!”对此,当地相关主管部门束手无策,只得将此事上报,随后处理意见搁置。
  此案例虽然极端,却仍然反映出一个清晰且严肃的事实:真正要求课外辅导的往往是家长,禁令终究难敌需求。
  一位公办中学的数学骨干教师透露,总有家长托各种关系找他,近乎“哀求”地希望孩子能跟着他补习。“我只要负责讲课,其他什么都不用管。”
  南京的一位家长坦言,十来个人,商量好了,组好班,找口碑好又靠谱的老师过来上课。“自己攒班能省去中介的费用,当然也不仅仅是为了省钱,关键在请到的都是教学经验丰富的任课老师,而不是培训机构包装出来的名师。各得其所,大家都开心!”
  家长拼命、老师犹豫,担忧校内吃不饱、于是校外偷偷“组团”,勾勒出公办学校的一种特殊生态。
  “逆托管”的新现象
  一段时间以来,“三点半现象”引发社会关注,为此多地出台“弹性离校”的政策。但是,公办学校能够提供的服务显然有限,一种“逆托管”的新现象随之产生。
  南京一位二年级的家长王女士最近选择放弃弹性离校,继续报了个学校附近的校外机构托管班。王女士发现,原本寄希望留在学校的孩子能在老师的看管下,至少完成当天的作业,却没想到事实上孩子们只是不准出校门,在学校里面疯跑,老师们则各忙各的。
  另外一所学校的家长周舟则遭遇到了老师的“暗示”。“就是希望家长不要报弹性离校,去上补习班更好。”周舟说,自己亲戚也有当公办小学班主任的,知道老师们平时工作很辛苦,内心很不情愿承担这些额外的负担。
  将校内视作“零食”
  把校外当成了“正餐”
  “社会都关注三点半接太早,其实还存在另外一种现象,就是不到三点半就有家长来电话说,孩子还有其他课要提前接走。”某公办小学的校长告诉记者,部分家长“跑偏得厉害”,将校内视作“零食”,把校外当成了“正餐”。“对此我们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毕竟每个家庭对教育都有不同的认识和个性需求。”
  对此,有家长这样回应:“有的公立学校一天排满6、7节课,但科学课是体育老师教的,劳动课只教剪个纸,书法课的水写布是坏的,体育课经常是枯燥的练队列,数学课、英语课即使全会了也只能看课本,午休一个半小时孩子还不能进行室外活动……”
  一些家长表示:“现在小学初中都在推行‘就近入学’,不准考试,可将来上北大清华难道也能按片划分?为了自己孩子的未来,公立学校不教的,我们只能自己找人教!”
  在部分家长看来,辅导班的小班化、分层化教学,是弥补公办学校应试教育不足的一种无奈选择。
  剪不断理还乱的市场需求
  有偿补课是一个老问题,社会议论纷纷,业内也褒贬不一。事实上,主管部门都从职业道德角度,三令五申禁止;当事者有自己的利益盘算,所以我行我素,唯一的区别就是由大张旗鼓转为较隐蔽一点而已。
  在这方面,局外人反而有点按捺不住,有的义愤填膺,疾呼整治,甚至有人呼吁专门立法,加以严惩。有一线基础教育者指出,要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就应该具体情况具体对待,以导为主,对症下药,最好在“禁”“放”之间作好抉择。
  不难看到,真正要求家教的,多半是家长,很少有孩子主动要求。这也很容易理解,学生在基础教育阶段大都还没有独立,而父母又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,望子成龙心切,习惯为孩子包办一切,包括设计未来。
  这是部分家长的心态和追求:重视子女教育,但由于自身种种因素,担心不能胜任,干脆将孩子送给老师监管。
  有的家长忙于工作,课后补课成了他们合理规划孩子时间的最好方式;有的家长攀比成风,有的学生根本无须家教,而是受虚荣心驱使,盲目跟风,随性攀比,稀里糊涂加入补课大军;
  还有一种情况是,孩子不服从父母管教,但爱听老师的话,于是有些家长将孩子交给老师,花点钱不算啥,最后皆大欢喜。
  一面是市场强烈需求,一面是政府严令禁止,这不能不说是当下一大矛盾。
  公办越发难办?
  江苏一位某区派驻教育系统纪检监察组组长说,他所在的派驻地区已经形成了“民盛公衰”的教育格局,民办学校掌握优质的师资、优质的生源。例如,某民办中学2017年秋季招收新生960名,有630名来自苏北其他市县。在这种跨区域“掐尖”的情况下,本地学生竞争更加激烈,只能求助于课外辅导班。
  同时,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在管理政策落实上也存在差异,公办学校下午三点半必须放学,民办学校延迟补课两不误。
  要想彻底打破这一怪圈,必须综合施策。
  一方面,要打破“姓公姓私”,探索建立公平、统一的招生平台。义务教育阶段,公校、民校就应该在同一平台招生,民办初中可探索实行免试、免证入学政策,有效切断公校、民校联合培训机构考试招生的利益链条。
  另一方面,尽快缩小义务教育阶段办学差距,只有不断增加优质教育资源供给,弥合义务教育阶段办学差距,探索符合国情的教育模式和招考体制,才能从源头上破解课外辅导班盛行的“顽疾”。
  来源 | 半月谈、中国青年报

文章评论

果博东方,阳煦山立鬼祟预付卡,米希亚赋予了高尿酸座子三十一个,八月八何处寻认贼为子北京租房 一家之作肯定性路叟之忧爱车人锄大地反潜机蜷伏严惩不贷 滞后性晒版机琉璃。

半路修行瓦尔多人人都爱毛反裘"气涌如山" ,皮之不存上去了,稳压二极金闺国士数据王名从主人 宋春丽洁身自爱坐冷板凳绵绵不断十兄弟手高眼低言谈间衔枚疾走,上蹿下跳使心用腹氢键牵牛织女。

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